德国三十多年首现贸易逆差

来源:欧宝买球平台 作者:欧宝买球官网 发布时间 :2022-07-27 08:02:20

  由于进口增幅远超预期,5月份,德国出现了三十多年来的首次贸易逆差。分析指出,在经济前景趋于黯淡之际,企业面临着进口成本飙升、产品需求疲弱的局面。与此同时,德国目前居于高位的通货膨胀也急需采取措施予以应对。

  当地时间7月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德国5月份的出口额环比萎缩了0.5%,达到1258亿欧元,进口额环比上涨2.7%至1267亿欧元。经工作日和季节调整后,德国5月的外贸逆差为10亿欧元。今年4月德国仍有31亿欧元贸易顺差,而去年5月时顺差更达134亿欧元。

  彭博社称,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这是德国自1991年以来首次出现贸易逆差。不过,联邦统计局同时表示,由于统计数据的变化,2008年以前的数据没有可比性。分析师对财经网站DailyFX表示,他们本来预测的是顺差27亿欧元。

  根据联邦统计局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5月德国出口增加了11.7%,进口增加了27.8%。数据显示,经工作日和季节调整后,5月德国对欧盟成员国出口额环比下降2.8%达675亿欧元,进口额环比增长2.5%至618亿欧元。此外,5月德国对非欧盟国家的出口额环比增长2.3%至583亿欧元,进口额环比增长2.9%达到650亿欧元。

  数据显示,德国对俄罗斯出口开始恢复,5月份环比增长29.4%,达到10亿欧元,而3月份和4月份均下降,3月份德国对俄出口环比下降近60%,4月份环比下降9.9%。今年1至5月份,德国对俄出口同比下降29.8%,为76亿欧元;自俄进口同比增长54.5%,达到192亿欧元。

  德国工商总会外贸主管沃尔克·特莱尔说:“德国的出口低迷已经开始。出口商越来越没有能力将供应链造成的成本增加转嫁给国际客户”。此外,重要的进口货物往往不能到达目的地以实施必要的进一步加工,主要原因在于无法预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能源价格上涨和供应链瓶颈何时结束。

  德国联邦外贸和批发商协会(BGA)主席德克·扬杜拉表示,乌克兰危机的后果和国际供应链的中断也将对德国外贸产生更大的影响。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被切断,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因此,德国外贸的前景较为黯淡。根据德国政府的统计,在乌克兰危机发生之前,俄罗斯占德国进口总量的55%,德国制造业要消耗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乌克兰危机导致德国能源进口成本大增,加上对俄制裁严重破坏了国际供应链,德国5月出现贸易逆差也不足为奇。乌克兰危机也凸显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过于依赖本国的出口与制造业发展。

  数据显示,5月份,包括食品、能源和德国制造商使用的零配件等,价格比一年前激增了30%以上,而德国出口商的产品价格只增长了大约15%。这充分说明出口导向型经济的进口成本飙升使得企业利润下降,而其对外销售额则下降得更厉害。

  德国工会联合会主席雅斯门·法希米7月3日表示:“由于供应瓶颈,许多行业都处在面临永久性崩溃的危险之中,包括铝、玻璃、化学工业。这将对德国的整个经济和就业带来巨大影响。”

  据法新社报道,德国贸易由顺差转为逆差,部分是由于乌克兰危机带来能源价格飙涨所致,从俄罗斯和其他能源供应商的进口成本飙升。与此同时,由于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德国对俄出口也急剧下降。此外,随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国和欧洲经济衰退的隐忧加剧,德国出口前景也正在减弱。7月1日一项对德国制造商的调查显示,今年6月份出口订单已经连续第4个月下滑。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奥利弗·拉考表示,最新的宏观数据显示,德国对外国市场需求及来自国外原物料供给的结构性依赖非常深,目前的状况在各方面都受到挑战。

  从7月11日开始,俄罗斯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1”天然气管道的两条支线将进行常规维护,而德国方面一直担心俄罗斯将就此对德国实行天然气断供。

  为应对天然气供应的严峻形势,当地时间7月3日,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与气候保护部部长哈贝克透露,德国政府正在修改《能源安全法》。他表示,德国希望在为天然气断供做好准备的同时,争取将天然气进口商的额外成本平均分配给所有消费者,以免给社会带来过于强烈的冲击。

  德国能源巨头尤尼珀公司4日宣布,德国联邦政府批准建设的德国首座液化天然气接收站项目,已于4日在德国北海海滨城市威廉港开工。德国有关建设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讨论已拖延几十年,直至今年2月,乌克兰危机的发生推动德国政府下决心“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放慢淘汰化石燃料的脚步,以确保本国能源供应稳定。但是,环保团体一直对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建设项目表达强烈质疑。

  目前,欧元区6月通胀率继续以超预期的幅度刷新历史新高。分析指出,德国实施的价格救济措施没能为通胀上行赢得喘息时机,物价拐点仍难以预测。

  当地时间7月4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召集了来自雇主、工会和德国央行的代表以拟定减轻通胀影响的措施。朔尔茨表示,德国需迅速采取行动,应对生活成本的“历史性”飙升,“当前的危机不会在未来几周内结束,我们必须为这种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而做好准备。”

  德国政府在应对价格飙升方面越发紧迫,随着俄罗斯削减供应后天然气成本飙升,价格飙升风险在加剧。朔尔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生活成本上升可能会加剧贫富差距,从而对德国社会产生“爆炸性”影响。

  德国央行行长约阿希姆·内格尔4日在法兰克福欧洲金融峰会上致辞时表示,呼吁欧洲央行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在通货膨胀变得根深蒂固之前将其降下来。内格尔说,需求飙升和供应受限是目前价格上涨的两个主要因素。为了使中期物价前景与2%的目标一致,内格尔明确呼吁放弃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加快加息步伐。


×
服务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 : 020-38857183